上甘岭光环给了15军低调12军甘当绿叶晚年成就最高

1951年3月,第三兵团紧随19兵团入朝参战,但是司令员陈赓因病没有到职。副司令员王近山在第五次战役指挥失当,把180师推到了风口浪尖。不过,在1952年的上甘岭战役中,王近山再次与范弗里特掰手腕,终于赢得了第二阶段的关键一战。

西南军区4个军参战,低开高走。除16军入朝时间较晚歼敌不多,15军、12军歼敌都超过4万,位居27个军的前五。第五次战役马失前蹄的60军,后期也表现不俗。

考虑到渡江战役和解放全国任务的艰巨,二、三、四野战军预留了4个兵团番号。其中二野预留了六兵团,刘邓曾和桐柏军区司令员王宏坤谈话,一旦渡江战役不顺利,马上由他任司令,由鄂豫、桐柏、江汉三个军区部队9万主力组建第六兵团。

但是,由于二野、三野在四野先遣兵团协助下,渡江战役非常顺利,扩建计划随之取消。全国很快解放,三野十一兵团、四野十六、十七兵团的扩建计划也取消。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时,三兵团10军已转到川南军区,川西11军3000人支援18军进藏,军直属组建北海舰队,31师编入12军入朝。四兵团13军、14军要对付缅甸掸邦李弥第8军残部,一时无法抽身。15军多次请缨,终于邓政委批准参战。

15军是西南军区第二梯队,由于主力13军、14军没有机会上阵,颇有点“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意思,反倒成全了毛遂自荐的战将。

1951年3月,第三兵团开赴三八线。陈赓腿伤复发返回国内治病,不久到大连休养。三兵团由副司令员王近山指挥,参加了第五次战役。

按照彭总战术“中央突破,两翼包抄”,休整归来的宋时轮九兵团在左翼,刚到三八线的王近山三兵团担任中路突破,同样初次参战的十九兵团在右翼。

但志司将12军配属9兵团,15军配属19兵团。第二阶段,60军战力最强的179师、181师,又被王近山配属12军和15军,为后来失利埋下了隐患。

第三阶段,李奇微和范弗里特迂回包抄,志愿军27军、12军31师、60军180师被分割到敌后。撤退过程中,王近山兵团部电台被美机炸毁,180师孤军奋战遭遇惨败。

战后,180师1万多人陆续归建4000多人,包括师长郑其贵、副师长段龙章、参谋长王振邦。损失6000多人,其中牺牲3000多人,被俘3000多人,伤亡180多名干部,代政委吴成德打了一年游击后被俘,成为志愿军被俘的最高级别干部。

志愿军60军,是徐帅亲手打磨出来的一支劲旅,179师前身“临汾旅”,181师前身“皮旅”,180师实力最弱,也是朱老总亲自过问组建的。

失利后,王近山、韦杰等被主席召到北京单独问话,查找原因。主席又询问刘、邓、徐等人,最终对王近山“网开一面”,戴罪立功。

而同样深入敌后的12军31师,却创造了三巨里撤退的传奇。当时的31师也被分割包围,其中91团(3营掉队)插至三巨里以南接近三七线,与师电台失去联系。团长李长林还要进攻韩军指挥部,赵兰田师长派出的作战科副科长枫亭赶到,传达北撤命令。

团长李长林、政委张士诚指挥部队“敌进我进”,敌后行军六天六夜,终于胜利北返回归。赵兰田指挥部队阻击,等待91团归建,31师避免了180师的悲剧。

王近山在抗美援朝三战两败,一是战术失误五次战役180师失利,二是38军奇袭白马山谷中皎叛逃变,严重轻敌强攻无果。如果没有两次失利,“疯子”王近山大概率可授上将。或许,王近山与韩先楚之间,就差了一个更加稳健和爱学习的赵兰田。

1951年9月2日,陈赓到达志司,在三八线月,陈赓替换彭总回国手术。6月,回国创办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抗美援朝,老资格的陈赓给自己的手下当绿叶。作为“军神”元帅的部队,凡低调、爱学习者多成大器,比如上甘岭一战成名的和背后的。

入朝第一战,15军小试牛刀重创菲律宾营,歼灭美3师2个连,俘美2师38团300多人。第五次战役,傅崇碧63军在铁原阻击13天,15军也在南芝浦里阻击了10天。

随后15军休整了9个月,王近山和制定计划,1952年10月15日进攻西方山。不料10月14日,范弗里特抢先一步发起“摊牌行动”,也叫“金化攻势”,震惊世界的上甘岭战役爆发。15军在范弗里特的“火海战术”下,第4天全部退守坑道。

仅仅7天45师就伤亡了3200多人,15军及时纠错,把防御重点放在上甘岭。也兑现了对志司、对主席的承诺,在上甘岭打出一个“千岁军”。王近山审时度势,把12军31师调上去,11月1日接替15军阵地。随后12军34师也加入战斗。

12军在上甘岭战役歼敌4000多人,仅比15军略少,但上甘岭战役的荣誉和光环大多给了15军。低调、爱学习的12军副军长甘当绿叶,晚年成就最高。

1952年12月,第一个“奢侈”的合成军16军32、46、47师各有1个炮兵团、1个坦克团,在军长尹先炳、政委陈云开带领下到达三八线安州、价川、球场地区。

1953年夏季反击战,60军三次反击一雪前耻。第三阶段,代司令员杨勇指示16军配合金城反击战,组织小部队反击威慑一下联军。尹先炳大炮一开,就吓了美军一跳,美国代表在板门店抗议志愿军谈判没有诚意。尹先炳还想玩大的,停战协议签订了。

1958年10月24日,杨勇和王平率最后回国。在平壤,20万群众送别。两天后在北京,20万群众迎接,总理称赞杨勇为抗美援朝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