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佛里特的疑惑:我打德军战损1:40打志愿军战损2:1?

1944年6月6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美军第4步兵师第8步兵团团长身先士卒,第一个跳上了犹他海滩。因为他的英勇表现,他在一天内获得了3枚铜十字英勇勋章。他就是日后在上甘岭和志愿军血战的范佛里特。

詹姆斯范佛里特,1915年毕业于西点军校。他那个班非常特别,164人中有59人当上了将军,其中还有两名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和布雷德利,因此被人称为“将军班”。但范佛里特似乎并不看重这些。

1943年,艾森豪和布雷德利已经分别当上了上将和少将,而同班的范佛里特还只是个上校,职务是本宁堡训练大队的大队长。他的哥哥提醒他,让他以这两位最有出息的同学为榜样,但他的回答是:“我对此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就是钻研业务。”

他性格热情奔放,敢打敢冲,是一名优秀的战士和指挥官。诺曼底登陆后,他的表现引起了高层的注意,接着他就像坐上了火箭一样的快速升迁,不到130天的时间,他就从第八步兵团的团长(上校)升到了第3军的军长(中将)。

此时的第三军(除原有的几个步兵师外,还下辖著名的骑兵一师)正隶属于乔治巴顿的第三集团军,参加了突出部战役。虽然此时的德军正在走下坡路,但他们仍然是长满了獠牙的猛兽。只是他们遇上了更猛的范佛里特。

到11月11日,第三军突破了德军摩泽尔防线万人(含被俘),摧毁坦克470辆、火炮680门。12日范佛里特到前线视察,看到德军的尸体一个挨一个的排了足足有一英里,他对参谋们说:德军一旦失去了坦克,就会全线崩溃,步兵根本没有防守下去的勇气。

1945年2月间的巴拉亭战役,第三集团军全歼德军第1、第7集团军。其中第三军以2100余人的伤亡,歼敌8万余人(含4.4万俘虏),这1:40的疯狂战绩,让范彿里特的声望达到了顶峰。

战后,范佛里特当上了美军驻欧洲司令部副总司令。1948年他在希腊的表现,又让他被冠以“山地战专家”的美誉。1951年,他接替李奇微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在这里他遇到了平生最强大的对手:志愿军。

此时正是第五次战役期间,他利用志愿军机械化程度低的弱点,和志愿军保持距离,发挥自己的火力优势。并在反攻时学志愿军玩起了穿插,给志愿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很快他就有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范佛里特是个唯火力论者。他强调使用数倍于标准火力的火力强度来打击对手,如1951年8月的夏季攻势中,他在9天的时间里向983高地发射炮弹36万发。在后来的上甘岭战役中,他将火力准备从炮击40轮提高到260轮。43天里共发射了190万发炮弹,接近每天4.5万发炮弹。

但令他迷惑不解的是,同样的火力下,德军早就崩溃了,但志愿军非但没有崩溃,反而越战越勇。在上甘岭战役中,范佛里特指挥的联军以2.5万人的伤亡,给志愿军造成了1.15万人的损失。他的整个军事行动也以失败告终。

1:40和2:1,这中间究竟有着怎么样的不同?范佛里特的解释是,是“有限战争”束缚了他的手脚,如果让他放开来打全面战争,他一定能消灭志愿军。只可惜历史不容假设,败了就是败了。就算1944年后西线德军素质已经是江河日下,但火炮和坦克还是不少的,如果都给了志愿军,美军怕是根本守不住三八线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