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中缅边境谈判:尼赫鲁从中干预欲获最大利益结局未如他愿

自从1950年6月8日中缅两国建交以后,缅甸就多次提出中缅边界问题,要求谈判解决有关争端。

但是,直到1960年10月1日双方才在北京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边界条约》,整个时间长达10年之久。

在这期间,双方在边境地区还爆发了流血对峙事件“黄果园事件”,可见中缅边境谈判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对于中缅边界问题,印度总理尼赫鲁不仅多次向缅方通报与中国领导人会谈边界问题的情报,而且还接受缅方建议,向中国施加压力。

尼赫鲁的意图非常明显,那就是支持缅甸的边界主张,特别是依照“麦克马洪线”来划定中缅边界北段,以此达到确认中印边界东段“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之目的。

除此之外,尼赫鲁干预中缅边境谈判,还有一个更深远的战略意图,那就是保持、巩固和扩大对这些周边国家的影响力,确立印度在这一地区的力量优势地位。

因此,在中缅边界谈判的过程中,印度和缅甸互通情报,相互配合,争取在各自同中国的有关谈判中获取最大利益。

中缅边界问题是自1885年英国对缅甸的侵占而产生的遗留问题,分为北段、中段和南段。

北段是指尖高山以北一段,英国虽在1911年4月10日给中国政府的照会中承认片马、岗房、古浪属于中国,但一直占据这一地区。

中段是猛卯三角地,是南碗江和瑞丽江汇合处,面积约250平方公里;英国通过1897年的《续议滇缅条约附款》,以“永租”名义取得对该地区的管辖权,缅甸独立后宣布继承“永租”权。

南段是指佧佤山区的一段,即所谓的“1941年线日,英国政府同中国国民政府以换文形式,在佧佤山区划定一条边界线%的土地划给英属缅甸,同时将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班洪部落的一部分和班老部落全部划入缅甸。

对这三段未定边界,中国政府最初的态度是不承认“1941年线”,并收回了猛卯三角地以及包括片马、岗房、古浪在内的地区。

而缅甸方面则坚持“1941年线”合法有效,“永租”猛卯三角地,只承认在北段存有争议,但可考虑将包括片马、岗房、古浪在内的一些土地交还中国。

“缅甸的人口只有1800万,而中国的云南省就有1600万至2000万人口。因此缅甸的人口只及中国的一省。缅甸对于中国是有一些恐惧的,并希望中国尊重缅甸的领土完整。请阁下原谅我们的这种恐惧。我想向阁下提出一个呼吁,我们认为中国是我们的老大哥,我们希望中国采取步骤来消除我们的恐惧。”

对于吴努的这段话,周恩来回答说:“至于说领土,中国的地方已经很大,人口已经很多。我们立国的政策就是把自己的国家搞好。我们没有任何领土野心。我现在作此声明,吴努总理是可以相信的。”

1955年11月20日,中缅军队在“1941年线”以西的黄果园发生武装冲突,双方各有人员受伤。

“黄果园事件”后,缅甸总理吴努在1956年1月25日和2月21日两次致函周恩来,表示

“在此段边境澄清之前,两国政府承诺尊重1941年协议的界限,并将双方军队从此线两旁撤离若干距离”。

“1941年线是政府和英国政府划出来的一条边界线。当时中国人民就有不同的意见。总理阁下,你不难设想,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同意这一条边界线是有困难的。好在有关两国边界的问题,按照我们的协议,迟早是会通过正常的外交途径谋求解决的……至于中缅双方不同的意见,可以留待将来谈判时寻求解决。”

1956年8月25日,周恩来接见缅甸驻华大使吴拉茂,吴拉茂递交缅甸总理吴巴瑞8月21日写给周恩来的信函。

吴巴瑞在信中坚持“北段是未定界,南段的边界已定”的观点,希望中国承认“1941年线”的合法性,并要求中国军队从该线以西撤离。

会议指出,解决中缅纠纷的关键是“1941年线”,鉴于该线是中英两国政府正式换文确定的,不予承认还找不到法理依据,而出于贯彻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考虑,

会议结束后,周恩来在晚上九点半约见缅甸驻苏联大使吴旺和吴拉茂,向他们表明中国解决中缅边界问题的态度。

会议的决定不仅表明中国决定改变新中国成立以来处理边界问题所采取的“暂维现状”政策,同时显示中国将在中缅边界问题上作出较大让步。

10月31日,中央将《关于中缅边界问题的指示》下发到国内相关省区党委,其中指出:

中缅未定界问题是我国历史遗留下来的尚待解决的重大问题之一,随着我国国力的强大和国际地位的提高,这个问题长期不解决可能使东南亚邻国对我国发生疑惧。

这两年来,我国已对中缅边界问题进行了研究,所以,目前解决这一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中缅边界问题的正确合理地解决,可为进一步处理我国和东南亚邻国的边界问题,提供一个良好开端。

中央决定在中缅南段,承认‘1941年线’,并将驻防该线以西的中国人民撤回到该线以东。

以上三个问题,正由我国政府在同吴努和缅甸政府的谈判中,联系起来求得一劳永逸地解决。

尼赫鲁介入和干预中缅边界问题的战略意图非常明显,那就是支持缅甸的边界主张,特别是依照“麦克马洪线”来划定中缅边界北段,从而达到确认中印边界东段“麦克马洪线”的所谓合法性之目的。

在这一过程中,印度和缅甸互通情报,相互配合,争取在各自同中国的有关谈判中获取最大利益。

尼赫鲁不仅向缅甸提供有关文献资料和情报,多次向缅方通报同中国会谈边界问题的情况,为缅甸出谋划策,而且还接受缅方建议,向中国施加压力。

从缅甸方面的政策看,它同样借助印度的影响力,最大限度地实现在边界问题上的主张和利益。

尼赫鲁在缅甸独立后就一直关注缅甸局势的发展和中缅关系的动向,认为印度同缅甸有着“特殊和更为密切的关系”。

在中缅边界问题上,尼赫鲁首先关注的是中国地图对中印边界和中缅边界的画法。

他在1951年2月8日写信告诉吴努,中国地图将缅甸的一部分和印度的一部分画入其版图之中,

“这自然遭到缅甸和印度的反对。但我们知道这些地图是老地图,就我们而言,我们在蒋介石时期及其以后,就对这些地图完全置之不理了。我们已公开而明确地宣布了我们的政策,即我们同西藏和中国边界早先已确定下来了,那就是麦克马洪线。我们将不会容忍对这个边界的任何干涉”。

1954年6月,周恩来访问印度,尼赫鲁在同周恩来会谈后,立即将会谈的重要内容通报缅甸总理吴努。

吴努在1954年7月1日,也就是周恩来访问缅甸并与之会谈后的第二天,就致函尼赫鲁,其中特别通报了有关中缅边界问题的会谈情况。

对此,缅甸总理吴巴瑞请求印度代表缅甸方面,就解决中缅边界问题进行调解,声称希望尼赫鲁发挥影响,

有关“1941年线”,“中国军队两年前就到了1941年线以西,两年来并没有移动。但是,两年来很多缅甸军队却进入了历史上中国人民承认的习惯线以东的地区,这个地区原来是空的。因此,两年来,缅甸军队在南北两段都向前推进,而中国军队没有移动。之所以没有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知道南北两段都还是未定界,为了友好起见,我们认为南北两段的问题不严重,可以通过谈判解决。没有料到我们反被攻击入侵”。

而此时的尼赫鲁完全站在缅甸的一边,支持缅甸的领土主张,其目的是显而易见的。

1956年8月26日,尼赫鲁指示外交部,印度“必须在这个问题上对中国政府采取一些步骤,这既是出于缅甸政府向我们的请求,也是为了在当前和将来保护我们自己的利益”。

而此时我国始终认为,中缅边界问题可以而且应该根据五项原则,通过友好协商的途径求得合理地解决。

1957年3月29日和30日,周恩来在昆明同来访的吴努举行会谈,在会上提出了中方的方案对案,并建议:

吴努在同周恩来会谈之后,于1957年4月17日致函尼赫鲁,请求印度提供有关边界问题的资料。

印度外交部历史司将审查报告、相关地图以及一些“涉及纠正麦克马洪线缅甸段的往来文件的打印件”等都呈交尼赫鲁。

尼赫鲁在1957年5月14日和7月17日致函吴努时说,印度已经将上述材料交还缅方,希望这些材料或许对缅方“有所帮助”。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尼赫鲁在5月14日的信中表示应由缅甸政府来决定怎样做是“正确和恰当的”,但他提出了具有重要意义的两点建议。

之后,中缅边界谈判一直在艰难中进行,直到奈温出任缅甸总理后,加快了解决边界问题的步伐。

“我们两国是朋友,彼此应该坦白,不必讨价还价。商人才是喜欢讨价还价的。我们是军人,不愿这样做。相信中国也不愿这样做……只要双方开诚布公,能给多少土地就说多少,那么问题是可以很快获得明确解决的。”

1960年1月底,奈温应邀访问中国,并1月28日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政府关于两国边界问题的协定(草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之间的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

缅甸在中国的同意下,已得到我们一向主张的边界……协定的内容是缅甸联邦保有了它于1948年1月4日所继承的一切领土。

在同中国达成边界条约之后,缅甸很顾及印度方面的感受,并随即向印度作出解释说明,

从尼赫鲁对中缅边界问题的干预可以看出,其最为核心的战略意图,无疑是服务于印度的边界主张,就是确认“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