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佛里特儿子失踪志愿军配合寻找最后没找到反而被记恨上了

朝鲜战场上,美军中有一些来头不小的士兵,他们是将军的儿子,差不多有142人,其中包括沃克中将的次子,还有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中将的小儿子等等。

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加入这次战争,但是战场上刀剑无眼,不可能因为他们身份不同就没有生命危险。

在后来的统计中,这些人有35位伤亡,可以说伤亡率算很高了,而这其中就包括范佛里特的儿子小范佛里特。

1892年,范佛里特出生在新泽西州科伊特斯维尔,家里的祖辈是荷兰人,后来移民到美国,他从军校毕业,个人能力是非常优秀,诺曼底登陆时,他担任第4师团长表现不错,曾一天荣获3枚铜十字英勇勋章,一直到1947年,做了第一集团军副司令。

朝鲜战争中,他的儿子小范佛里特中尉是一名B-26型轰炸机驾驶员,1952年3月30日,他开着战机来北朝鲜上空轰炸。

当时志愿119师炮团9连高炮3班负责守卫,见到敌机在排长王兴民的指挥下,打下这架飞机,虽然将小范佛里特被击败,但并未见到他的尸体,不管是敌军还是我方都不清楚他是否活着。

如果是普通士兵,美军恐怕也是不会在意,但谁让他是范佛里特的儿子呢,儿子失踪后,范佛里特也是很着急,还通过战地记者传话给中方,如果小范佛里特还活着,希望不要因为他而把他儿子扣为人质。

朝鲜战争打了几年,事实上是一边打一边谈判,从1951年7月,朝鲜停战谈判第一次在开城举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谈判,所以在范佛里特传这话过来时,中方留了情面同意了。

而且除了这方面考虑,中方领导认为:“老范佛里特是我们在战场上的死对头,不过他不让他的儿子在美国国内过太平日子,却跟他一同来到穷山恶水的朝鲜打仗,不管怎么说,从他们父子的立场观点出发,倒是一种愿为自己国家尽忠献身的表现。作为军人,我崇敬这种精神。只要小范佛里特还活着,我们找到后,会按照政策宽待的,也决不会把他扣作人质,可以让老范佛里特尽管放心。”

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很大度,请了副司令员兼后方勤务司令部司令员洪学智将军帮助查找小范佛里特。

随后洪学智让后勤第三分部所属高射炮部队在飞机炸毁附近全力搜寻,但始终没找到B-26型轰炸机跟小范佛里特。

伤心的范佛里特到这时才认清事实,虽说在战场上是成王败寇,输了就是输了,但他还是怨恨志愿军,这并不是凭空想象。

1953年他退休离职,闲来无事时在《赖普》杂志上发表文章,其内容就有提到:“为了亚洲的自由,应该消灭。”,如此的仇恨,很难说范佛里特没有掺杂个人情感因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