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战役:坑道、炮火、手榴弹取得胜利的法宝

上甘岭战役,是留存我军军史的光辉战例,诞生了黄继光这般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志愿军第15军在此一战成名,军长在1955年被授予陆军中将军衔,第15军也在1961年成建制地摇身一变,成为我军唯一的空降军。

此役于1952年10月14日开始,至11月25日结束,前后历时43天,我志愿军前线军军长,美军最高指挥官是第8集团军司令詹姆斯·奥尔沃德·范佛里特陆军三星中将。

为了扭转联合国军在朝鲜的不利态势,争取在谈判桌上取得主动权,范弗里特中将就主动挑起了上甘岭争端,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陆军四星上将同意了代号为“摊牌行动“的军事行动计划。

于是,联合国军就对597.9高地(美军称三角形山)、537.7高地(美军称狙击兵岭)这两处高地进行了疯狂的进攻,范弗里特动用了空前猛烈的炮火,包括空中战机的轰炸,向志愿军两个高地倾泻了190万余发炮弹,以及大量的航空炸弹,以至于这两个高地的海拔平均被削低了整整3米。

表面阵地反复易主,由于美军炮火覆盖了表面阵地,所有上面的散兵坑、战壕等都已经失去了掩护步兵作战的意义,因此,我志愿军被迫转入了坑道,利用晚间夜色掩护,不停地袭扰高地表面阵地上的联合国军。

艰苦残酷的坑道战,主要是在597.9高地展开,我志愿军守军昼夜不停地挖掘了3条大坑道,8条小坑道,以及30余个简易防炮洞,据记载挖出的土石方都足以绕地球赤道一圈了。

其中,志愿军八连的1号坑道,是597.9高地最大的也是主坑道,呈“F形,全长近80米,高1.5米,宽1.2米,左右还各有一个叉洞,顶部是厚达35米的石灰岩,坑道的两个洞口都向北朝着五圣山方向。

尽管联合国军占领了597.9高地,但志愿军却转入了坑道,坚持坑道军事斗争,随时能和外面的友军配合,对阵地表面联合国军实施打击,对于联合国军可谓是非常大的威胁。

1号坑道,是联合国军重点打击的军事目标,动用了无后坐力炮抵近射击、用炸药包、爆破筒等爆破、向坑道里投掷手榴弹,甚至出动空军的P-51战机低空俯冲扫射等。

尽管联合国军的火力非常猛烈,但由于我志愿军坑道口狭窄,联合国军的打击效果并理想;此外,联合国军在抵近我1号坑道时,也遭遇了我志愿军炮火的猛烈打击,伤亡也非常惨重。

此役,我志愿军火力其实也不弱,发射了40余万发包括“喀秋莎”火箭弹在内的各类炮弹,两个阵地总共才只有3.7平方公里,因此,占领阵地表面的联合国军也吃了不少我志愿军的炮弹,伤亡最多的就是遭遇我志愿军炮火的猛烈打击。

坚守坑道的我志愿军缺粮缺水缺弹药,不少志愿军战士都是渴晕的,许多重伤员在得不到有效治疗中牺牲,第15军军长下了死命令,谁能给坑道里送进一筐苹果记二等功一次。

上甘岭战役结束,都没有人领到这个二等功,联合国军的炮火封锁了所有通往坑道的补给线路,仅仅送进去一个苹果,这只苹果在志愿军手中,传来传去中,一个连队,没有一个人吃,是真实存在的,战争题材的影片《上甘岭》,就有这个细节的真实反映。

联合国军什么样的手段都动用了,甚至使用了非人道的毒气,导致部分志愿军中毒身亡,有些被坑道炸瘫活埋,但志愿军仍然牢牢地像钉子一样,坚守着上甘岭阵地。

上甘岭战役,我志愿军投入兵力4.3万余人,伤亡1.15万余人;联合国军投入6.5万余人,伤亡1.5万余人,双方投入的兵力整连整连地,被各自猛烈的炮火撕成碎片。

此役,对双方来说都损失惨重,总共才3.7平方公里的土领,成了双方军人的“绞肉场”,战斗之惨烈状,其残酷足以载入史册,为二战以后所罕见。

上甘岭战役,美第八集团军司令陆军中将范弗里特的作战目的并未达成,因此,此役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是我志愿军胜利,联合国军失败。

我志愿军凭借坑道死守,且利用晚间夜色掩护,对占领阵地表面的联合国军进行有效的反击,坑道、火炮和手榴弹,包括50式冲锋枪,就成了上甘岭战役胜利的法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