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6月希特勒进攻苏联为何哈里曼认为必定会失败呢?

在里斯本时,哈里曼希望会见刚从中东回到这里的总统儿子詹姆斯罗斯福上尉,想知道他已了解到些什么,并谋求他的支持。日给他留了一封信,信中叙述了自己当时的信念:我已得出结论,物资援助是不够的。英国海军虽强,但不能够应付

我相信英国人能长期坚持到底,但不能单独打赢。我们的积极参与拖延得越久,我们面对的困难也将越大。我认为没有我们的帮助——不仅是提供我们已允诺的轰炸机,而且要提供人学——是不能够对德国发动真正的空袭的。哈里曼第二天离开里斯本,沿着西非海岸转了半个圈子:最先到达冈比亚的巴瑟斯特,在那里,撞见了詹姆斯罗斯福,并同路易斯蒙巴顿勋爵进行了长谈;然后到达塞拉利昂的弗里敦;黄金海岸的塔科拉迪和阿克拉;以及尼日利亚的拉各斯。

6月13日是在弗里敦度过的,当时这里是英国护航船队的集结地点,哈里曼着眼于这里的港口设施将来是否可供美国海军修理船舰之用,进行了察看。哈里曼在一位英国高级官员的山麓住宅进午餐时,谈到屋前英国式的小花园,指出它同种植着繁茂的热带植物的周围环境截然不同。令人钦佩的主人回答说:“我们想给自己带来一点英国风味。”

英国人在塔科拉迪建立了一座高度保密的飞机装配厂。哈里曼观看了工人们把从海上运来的板条箱装的零件和部件装配成英国的飓风式战斗机和小猎犬式轰炸机,以及美国的战斧式驱逐机和马里兰式飞机。在塔科拉迪,每月能装配一百七十五架飞机,但是在那里能够驾驶飞机横越非洲,把它们渡运到开罗的驾驶员很少,以致有几十架新飞机,还停在阳光下,没有利用。

乘坐洛克希德公司的北极星飞机越过非洲大陆,也就是从拉各斯到开罗的长途飞行,充满着危险:沿途都是不够格的简易机场,谈不到航空救护,天气变幻莫测,但仅有最简略的天气预报。哈里曼回忆道,“我们只能在白天飞行——大约每天五百英里。这些令人吃惊的情况,也许就是我们在各个简易机场,都看到有大量破损的战斗机的原因。渡运飞机的驾驶员——大多数是波兰人——很少,无法完成渡运任务,而且其中许多人又患疟疾病倒了。

在苏丹的法舍尔,我们住宿在一个大帐篷里,以躲避一场吹眼欲瞎的沙石风暴。使我们大为欣慰的是到了喀土穆,在总督官邸一个舒置的房间里过了一宿,那儿有一件最稀罕的奢侈品即私人浴室。哈里曼一行沿着渡运飞机的路线,从塔科拉迪出发,取道尼日利亚的卡诺和迈杜古里,越过乍得湖到法舍尔,最后于6月19日抵达开罗。他对在那些偏僻岗位上的英国公务人员的品质有深刻的印象,但对渡运飞机的效率不以为然。

哈里曼的第一批建议之一,就是这条渡运飞机的航线应该由美国接管。在开罗,哈里曼下榻于空军中将阿瑟特德的住宅中,第二天他拜会韦维尔时,这位中东部队司令官彬彬有礼地询问,他能为他的美国客人做些什么。哈里曼答称,“我到这里来,是要了解美国能为你做些什么。”可是,认真的会谈,还是不得不等到韦维尔招待希腊王室成员的午宴举行之后。

哈里曼回忆道,“同伦敦相比之下,开罗的英国人生活的豪华和怡然自得,着实使我震惊。那里没有灯火管制。食物看来得到充分的供应。我承认,在第一次会见时,我没有认识到韦维尔异乎寻常的坦率、热忱和果敢。”那种认识是在韦维尔一段最为痛苦的时期,对他更为熟悉以后才产生的。由于克里特失守和英国在西部沙漠出击的失败,邱吉尔决定解除韦维尔中东司令的职务,任命印度英军总司令陆军上将克劳德奥金莱克爵士到开罗接替他。

两周后,哈里曼再度拜会韦维尔。“当然,我渴望会见刚刚到达的奥金莱克,”哈里曼回忆道。“但是我有点困惑,不知如何会见韦维尔,将这次会见安排得使我感到很轻松。他的第一句话是,‘我相信你要会见奥金莱克将军。他在图书室等着同你交谈。’于是我以美国人民的名义向韦维尔表示,我们崇敬和感谢他运用其巧妙的方法,在力量对比极为不利的情况下,摧毁了西部沙漠和厄立特里亚的意大利军队。

泪水涌上他的眼眶,随即他轻声说,‘那应归功于我的部下。’韦维尔使我感到,他是英国军队所能培养出来的优秀人物之一,一位真正正直的人,一位可靠的指挥官。”虽然英军在中东遭到了失败,但韦维尔在他的部队中仍然享有声誉。他们没有忘记他先前,在同数量上处于优势的意大利军队对垒时取得的胜利。可是,在同才能卓越的隆美尔对抗中,韦维尔的指挥才能,由于他后方勤务的弱点和武器的普遍匮乏,而遭到损害。

哈里曼也就把克服武器匮乏作为己任了。在去厄立特里亚殖民地的阿斯马拉的旅程中,他窥见了韦维尔同部队在一起的情况。当韦维尔的座机在苏丹港降落加油时,正午的太阳炎热得令人难以置信。从飞机下来的每个人,包括哈里曼在内,都奔跑着去找一处遮萌的地方,有几个人蹲伏到机翼的阴影下。但韦维尔不这样。他在非洲骄阳的灼照下挺立不动,拿着一把在尖端扎着马尾的拂尘,一面驱赶苍蝇,一面与检修他座机的地勤人员谈话。

韦维尔前去亚的斯亚贝巴,接受海尔塞拉西皇帝为他把意大利人逐出埃塞俄比亚的战功而颁发的所罗门勋章,哈里曼则同英国驻这个地区的高级空军军官,乘坐一架小型飞机,飞往厄立特里亚的前意大利港口马萨瓦。他发现这个港口,已被意大利人凿沉的船只堵塞了。哈里曼承认,清理沉船需要好多个月的时间,但是他认为马萨瓦是潜在的、有价值的海军基地,能够提供修理的便利。

一旦隆美尔突破防线,前进到苏伊士运河,并从皇家海军手里夺走亚历山大港,这里将是一条重要退路。哈里曼回忆道,“在这个地区,这里是气候最不好的地方之,靠近山岭,沙漠那边的凉风一丝也吹不到。在这里工作的英国人看上去都是面色发黄。我向海军作战参谋长斯塔克海军上将,建议我们的海军应当清理这个港口,并强调所有的办公室和士兵的营房必须有空气调节设备。我的建议实现了。”

哈里曼还提出在阿斯马拉附近的古拉,开辟一个空军基地,它后来终于成了横越宽阔的非洲渡运飞机去伊朗和印度途中的机场链条上,有价值的一个环节。希特勒于6月22日入侵苏联时,哈里曼正在开罗。这个消息对他并不突然。哈里曼知道,英美两国政府都已告诫过斯大林,说德国人正在准备进攻。他自己的粗略估计是,不管希特勒东犯的结果如何,都将给予美国和英国一年的时间,增强军事力量,并解决潜艇战问题。

他认为,到那时,德国人要入侵英伦三岛大概是太晚了。哈里曼遇到的军人和政治家普遍地相信,希特勒的进攻被巴尔干春季战役中英国支援的南斯拉夫和希腊的抵抗推迟了大约五、六个星期。哈里曼说,“我清楚地记得,当英国决定从中东派遣军队,增援希腊时,邱吉尔所发的议论。他说,“英国不怕吃一次败仗,但不能丧失自己的荣誉。”韦维尔像他的上级司令官一样,告诉哈里曼,他认为俄国人注定要失败。

他估计的时间是六个星期。韦维尔同哈里曼的一次谈话中预计,六个星期后,希特勒会建议同英国媾和,而丘吉尔会加以拒绝。他问哈里曼,美国将怎么办?哈里曼解释说,罗斯福永远不会背着英国同希特勒做交易。哈里曼当时写道,“看来使他感到意外的是,当罗斯福总统为使美国参战似乎因难重重的时候,还能操纵局面,拒绝德国的和平倡议。”韦维尔及其参谋人员普遍具有的悲观主义情绪,在华盛顿也是普遍存在的。

陆军部长亨利·史汀生报告罗斯福总统说,马歇尔将军、总参谋部作战计划处同他自己对德国进攻后果的看法“大体上一致”:

1.德国将在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的时间内,完全忙于攻打俄国。2.在此期间,德国必然放弃或怠忽——a.任何对英伦三岛的入侵;b.任何对她本身的进攻企图或阻止我国占据冰岛的企图;c.她对西非、达喀尔和南美的压力;d.任何经由伊拉克、叙利亚或波斯,包围埃及英军右翼的企图;e.她在利比亚和地中海可能施加的压力。

在史汀生看来,德国入侵俄国“简直像上帝恩赐的事件”。当然,俄国人会失败。但希特勒表现出来的背信弃义,将容许罗斯福采取必要的步骤,夺取北大西洋战役的胜利。史汀生说,这是援助英国、挫败德国和加强美国本身防务的最有效方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