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连荣立集体一等功!这场战役让敌人夹着尾巴溜了

今年是中国成立100周年!值此之际,报微信“熄灯号”特别推出“百年党史微讲堂”栏目,讲述红色经典,弘扬先辈精神。

我们连续击退了敌人两次进攻以后,中午,约有一个营的敌人,从天台山和云头山之间,偷偷向黑山爬去。看样子敌人想偷袭黑山,来个前后夹攻。我急忙跑到四班。四班长一见面就说:“连长,你看,敌人看中我们四班了!”四班长是个“乐天派”,就是刀按在脖子上,也挡不住他说笑话。我把敌人的阴谋告诉了他,他拍拍手中的枪说:“那得问问它答不答应。想从俺四班眼前过,除非他们当了俘虏!”

敌人进入我前沿二百米以后,四班的枪响了。我趴在战士李进大和宋仁杰之间。李进大像一位老练的猎人,眼尖手快,一枪紧接一枪地射击着。他打倒一个敌人,就有人在他身边放一块小石头。四块一堆,不多一会,就放了五堆另三块。宋仁杰可就不同了,他打一枪做一个结论:不是“一对半”“两对整”“半打”,就是“糟糕”“赔了”。正当宋仁杰数到十三,一梭机,突然打在张方乐隐蔽的大石头一边。我的心猛地收缩了一下。定睛一看,只见张方乐顺手摘下军帽,放在石头上,然后就地一滚,滚到附近另一块石头旁。这时候,敌人的机枪,仍拼命地向张方乐的军帽射击。张方乐仔细观察了一阵,慢慢地伸出枪口说了声:“你在这啊!“砰”的一枪,敌人的射手和机枪一起,从一道土坎上滚了下去。

这时候,云头山上的一排,也开始了射击。战士们越打越有劲,虽然不是百发百中,也是十有八九。敌人在我两面夹击下,东躲西藏,不敢露头了。

射手们找不到目标,正着急,通信员小邹忽然对我说:“连长,快看!”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有一股敌人,从一条小沟向黑山摸过去。我顺手抓过小邹的步枪,瞄准射击。小邹又找了一支枪,轮换给我压子弹,指目标。小邹的眼真尖,两个敌人刚把一挺机枪架好,他就发现了。我一枪撂倒了敌人的射手。另一个敌人刚一露头,我移动枪口,又把那个敌人撂倒了。四班长一见我动了手,便向全班喊道:“同志们,连长要和咱比赛了,你们敢不敢应战哪!”战士们一齐回答:“应下啦!”只听到乒乒乓乓一阵响,不一会,敌人便倒下了好几十,就连眼尖的通信员也再找不到目标——敌人夹着尾巴溜了。

东面的敌人刚被击退,西面的敌人又发动了进攻。我急忙来到六班,只见山下约有百十个敌人,光着脊梁,端着刺刀直冲上来。王国田对我说,这是敌人组织的“敢死队”。王国田准备把他们放近一点再收拾。我同意他的打法,并要战士们每人瞄好一个目标,用排子枪消灭敌人。

敌人只有五十多米了。王国田用压倒一切的声音喊了声“打”,一排枪声,就撂倒了十几个。“敢死队”躲在一块大岩石后面,任凭督战队喊破喉咙,也不敢露头。我叫小邹把掷弹筒射手找来,对他说:“现在需要你来帮忙了。你把石头后面的敌人轰出来,让六班同志收拾他!” 他琢磨了一会,把掷弹筒架好,开始发射。第一炮,敌人还硬撑着不动。又打了两炮,吃不住劲了,就像火烧了一样,向四处乱窜。六班的同志乒乒乓乓一顿打,敌人见事不好,掉头就跑。王国田见时机已到,喊了声“冲”,端着刺刀,带领六班猛扑下去。“敢死队”往下一跑,后面的部队也乱了套,满山满坡就像被冲散的羊群。六班的同志一直把敌人撵到山下,才停止了追击。

下午二时左右,敌人又发动了一次进攻。这次进攻,比任何一次都猛烈。密集的炮火由山前排到山后,所有的机枪刮风似的射向山顶,掩护着步兵冲锋。

经过一天的激战,我们的伤亡越来越多,弹药越来越少了。虽然战士们仍在沉着抗击,但我们的火力压不住敌人。敌人直着腰,嚎叫着冲了上来。王国田撕破喉咙喊道:“同志们,掀石头砸呀!”刹那间,满山的石头,滚滚而下。敌人有的被砸破了脑袋,有的被砸断了腿,有的和石头一起滚下山去。五班长一人就砸倒二十多个敌人。

我们的子弹打没了,手榴弹也扔完了,就连能搬动的石块也都用光了。就在这时候,敌人爬上了五班阵地。五班同志们早已准备好,没等敌人站稳,立刻扑过去和敌人混战在一起。敌人见势不好,立刻缩了回去。

一星期以后,泰安前线传来了全歼敌人的捷报;我们也圆满地完成了预定的任务。战后,全连荣立集体一等功,上级授予我们“白马关战斗模范连”的光荣称号。

(本文选自《星火燎原》,略有删减;《星火燎原》是题写书名,朱德作序,无数革命前辈用鲜血和生命写就的红色经典,生动再现了壮怀激烈、惊天动地的革命故事,承载着我党我军的基因血脉,蕴含着伟大的革命精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