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缉犯找到老军长说冤枉老军长:我来给你开证明

1968年的年底,逼近元旦。一位30多岁的四川男子来到,口口声声要找军区副司令员韦杰。这位男子被带到了韦杰家中。已经54岁的韦杰中将看这位男子,好像似曾相识,却又没有认出来。

来人才30多岁,却像是饱经沧桑,对韦杰说道,老军长,我冤枉,只能找您了。老军长三个字,让韦杰一下子明白了,来人准是他们第60军的,肯定是180师的,还是朝鲜战场失利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180师的失利是韦杰心中永远的痛,因为他当时是第60军的军长,180师归他指挥。180师的失利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韦杰后来的职位升迁,作为一名开国中将,他居然在当了25年的大军区副司令员,从来没有转正,当年的老部下都成了他的顶头上司。

让韦杰没有想到的是,180师的失利,给更多的人造成了比他要严重许多的后果。比如来找他的这位,他叫张达,四川眉山人,建国后在成都参军,在180师团参谋处担任见习员,也就相当于小参谋。

是韦杰把张达带到了朝鲜战场,参加志愿军是光荣的,可是命运却给张达带来了深重的苦难。第五次战役后期,180师被包围,张达在浴血突围中身负重伤,很不幸被俘了。

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当俘虏都是不光彩的。张达在美军集中营中被关押了两年,受尽了和迫害。但是他始终没有动摇过,没有屈服过,没有放弃自己的人生信仰,坚持回国。

美军把他列入了“死硬派”的名单,强行在他胳膊上刺了四个字,“抗俄”。不得不说,美军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也真是天真幼稚到家了,在人家胳膊上刺几个字,就能改变他的信念吗?

张达竟然用刮脸刀将那四个字连皮带肉刮掉了,至今在他的胳膊上还留有伤疤。1953年,张达被成功遣返回国。苦心人,天不负,他终于熬出头了。却没料到,回国后的遭遇非常不好。

当时的张达才20岁,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因为有被俘的经历,他以“叛徒”的罪名被开除了团籍,作复员处理。张达曾经两次参加高考,分数够了,却没有被录取。

为什么呢?政审这一关过不了。很多单位都对张达开了红灯。张达只好去当民办教师,甚至在岷江边当纤夫。再后来,张达以“投敌叛国分子”的罪名被通缉,有关他的通缉令四处张贴,当地要捉拿他归案。

走投无路的张达只好来找老军长。韦杰听了张达的经历,非常难过,也非常痛心。他说,有战争就会有牺牲,就会有战俘,不能把责任推到你们头上,我这个军长有责任,你们在战俘营已经吃了不少苦头,回来的都是好同志。

张达请求老军长给他作证,给他开个证明。韦杰说,这个证我不肯做,还有谁来做?当时是我把你们带出四川,却没有把你们带回来,已经对不起你们的父母了,说你们是叛国投敌分子是错误的,你们没有去台湾,也没有去国外,而是回来了,如果谁再通缉你们,你们可以去法院告他,我给你当辩护律师。

韦杰和张达谈了两三个多小时,详细了解了张达被俘以及回国后的情况,还请他吃饭。饭后,韦杰让秘书给他开了证明,并亲自在上面批示:

张达同志在抗美援朝作战中受伤被俘,停战后遣返回国,组织决定作复员军人处理,不属投敌叛国分子。

证明开好了,韦杰特意叮嘱张达,回去后如果有什么问题,还可以来找他。后来,张达真的又来找韦杰,再次求助老军长。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还被四川省交通厅开除了公职。

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一家人生活十分艰难。韦杰亲自给交通厅的厅长写信,请他站在党性的立场,对张达的事情做出妥善的安排。韦杰再次重申,张达是无罪的,是志愿军将士,应该恢复他工作的权利。

韦杰的信还是很管用的。厅长安排张达去川藏公路上的二郎神当了一名养路工。虽然很苦很累,却毕竟恢复了工作。直到1984年,志愿军战俘被,张达才彻底恢复了名誉,离开了辛苦战斗了10年的二郎山。

张达来到北京,开办了一家东坡餐厅,他是苏东坡的眉山老乡。东坡餐厅的生意很好,很多社会名流都来光顾,一方面要吃东坡肉,另一方面也来倾听张达特殊而又曲折的人生经历。

而张达则一辈子感激老军长韦杰。那是一个有良心的好人,一个负责任的好将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